瑞小说艾泽拉斯死亡轨迹22.誓言.命运(下)
关灯
护眼
字体:

22.誓言.命运(下)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在奥蕾莉亚走出风行者之塔的时候,她被一个穿着黑色链甲的女人拦住了。

  两个人站在风行者庄园的草地上,两个人的身形,脸颊都是如此的相似,除了奥蕾莉亚是金色长发,而眼前的女人,是潇洒的短发之外,她们几乎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希尔瓦娜斯,你想对我说什么?”

  奥蕾莉亚平静的看着自己的妹妹,风行者三姐妹的二姐,风行者家族最高傲,也是最偏激的女孩,同样是一个执着的将母亲视为目标,并且发誓要超越的精锐游侠。

  面对大姐的质问,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抿了抿嘴,反手握在了背后的战弓上,却没有说一句话。

  这种不加掩饰的对峙的姿态,让已经做出了选择,心情重归平静的奥蕾莉亚有些不耐烦,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沉声说:

  “我很忙,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妹妹。”

  “母亲最终还是选择了你!”

  希尔瓦娜斯开口说,她的声音和奥蕾莉亚的平静比起来,多了一丝激烈,以及一丝不甘,她盯着奥蕾莉亚背后背着的那把红色的,宽大的,古老而强大的战弓,那是风行者家族的传承印记,代表着风行者族长权力,被称为萨斯多拉的神物。

  据传,这把战弓是在数千年前,由奎尔萨拉斯最著名的制弓大师,用高等精灵的母亲树萨斯阿拉的枝干制作的武器,在数千年的传承中,被每一任游侠将军,也就是风行者族长持有,死在这把战弓之下的亡魂已经数不胜数。

  它已经成为风行者家族的标志和传说。

  “她把萨斯多拉给了你...所以,你也会成为下一任游侠将军,对吧?”

  希尔瓦娜斯深吸了一口气,她看着自己的姐姐,眼神中跳动着不甘、愤怒、失望以及一抹无可奈何,最终,她的手指从战弓上移开,她转过身,轻声说:

  “那是我毕生追求的目标,可惜,我最终还是在你面前失败了...我只能恭喜你了,姐姐。”

  希尔瓦娜斯握紧了拳头,向庄园之外走去,但她刚走出两步,就被奥蕾莉亚喊住了。

  “妹妹...”

  “你还想说什么?”

  希尔瓦娜斯回头看着自己的姐姐:

  “发表胜利者的宣言吗?”

  “不”

  奥蕾莉亚摇了摇头:

  “并非母亲选择了我,希尔瓦娜斯,泰瑞昂选择了我,他向凯尔萨斯王子推荐了我,他用自己的生命实现了我们儿时的约定...但我拒绝了。”

  “你说什么?”

  希尔瓦娜斯眼中跳过了一丝震惊:“你拒绝了游侠将军的继承权?那可是你从小的梦想!”

  “但我突然不想做什么游侠将军了,统帅千军万马也带不回已经离开的人。”

  奥蕾莉亚深吸了一口气,她的手指跳动着,由洛瑟玛转交给她的,泰瑞昂战死时用过的匕首落入手心,她伸手握住了总是遮挡左眼的金发,另一只手里的红色匕首上扬。

  “唰”

  那一缕金发被切了下来,将奥蕾莉亚被遮挡的左眼暴露在了空气中,那同样美丽的左眼上,有一道天蓝色的战纹,横跨半张脸,并没有破坏这张脸的美丽,反而给她增添了一丝野性的魅惑,而在她的脖子上,那沾着血渍的吊坠是那么的显眼。

  “泰瑞昂说这战纹并不好看,所以我不愿意把它给太多人看...但现在,无所谓了。”

  奥蕾莉亚张开手,手中的金发在风中四处飞舞,她走向自己不服输的妹妹,在路过她身侧的时候,奥蕾莉亚嘴角泛起了一丝真挚的笑容:

  “去吧,希尔瓦娜斯,你将继承母亲的位置,虽然我带走了萨斯多拉,但我相信,你依然会成为一名合格的游侠将军。”

  “那你呢?”

  十几秒钟之后,终于接受了这个震撼消息的希尔瓦娜斯猛地转过身,她看着背后那已经骑上了战马的大姐,她高声问到:

  “奥蕾莉亚!你要去做什么!”

  “我?”

  奥蕾莉亚伸手将自己的游侠兜帽向上拉了拉,将自己的大半张脸都盖在阴影里,这也让她的声音变得沙哑而低沉了起来。

  “我要去继续我的命运...”

  “兽人带走了我的泰瑞昂,在以后的生命里,我会杀尽我看到的每一个兽人!我会把那些野兽彻彻底底的赶回他们的世界!”

  “我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我不会再允许自己失去其他...泰瑞昂总说他想成为巨魔杀手,那么...就让我成为一名...兽人杀手吧。”

  “恢恢恢”

  在奎尔多雷战马的嘶鸣中,背负着战弓萨斯多拉的奥蕾莉亚消失在了永歌森林的道路中,就像是彻底走入了另一条改道的命运一样,在她背后,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得到了她渴望的将军之位,然而,这位骄傲的女士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我才不要你的施舍!奥蕾莉亚!”

  希尔瓦娜斯朝着空无一人的森林高声喊到:“我最终会证明,我比你更优秀!”

  “奥蕾莉亚...保护好自己啊!”

  在那喊声于森林中回荡的时候,希尔瓦娜斯的眼中也已经有了泪痕。

  她和小妹温蕾萨就像是两个被抛弃的女孩一样,孤独的靠在庄园的栏杆上,刚刚成年的温蕾萨看着大姐消失的方向,她的手指在自己的右臂上抚摸着,在那里,同样有代表哀悼的黑色布条。

  “二姐...泰瑞昂哥哥...死了,我好伤心,弟弟还给我写了信,他也很伤心,你知道的,他一直很崇拜泰瑞昂哥哥。”

  “恩,他死了...所以我们要带着他的那一份...继续活下去,最终成为像他那样的人。”

  “可是你不是很讨厌泰瑞昂哥哥吗?二姐.”

  “唉...已经不讨厌了。”

  ————————————

  另一边,就在风行者家族的三姐妹最终走向了不同命运的时刻,在距离奎尔萨拉斯极其遥远的大陆中部,在布满沼泽,野兽和双方刺客的大地上,在某个被攻占的堡垒里,一场重要的交谈也正在进行。

  格瑞姆巴托,这是一座典型的矮人城市,它位于地下,是300年前的矮人三锤之战中分裂的蛮锤矮人建立的,不过在三锤之战的后期,这座堡垒被不甘心失败的黑铁矮人咒术师下了诅咒,所以蛮锤矮人又不得不继续向北迁徙,最终定居在了鹰巢山。

  现在,这座坚固但黑暗丛生的要塞已经属于兽人了,它成为兽人部落在大陆中部最重要的据点,在这座城市里,盘踞着最少7万兽人,再加上还在卡兹莫丹攻击顽抗的矮人军队的兽人,数量超过12万,这也是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大酋长领导下的最精锐的力量。

  “咔、咔”

  地下的黑暗堡垒总是有些潮湿,所以兽人们习惯在石头房子里放上火盆来取暖,而此时,在这火盆跳动的火焰的照耀中,在大酋长的房间里,奥格瑞姆正在和几位氏族的族长们,讨论着关于阿曼尼巨魔的问题。

  “我觉得应该给萨鲁法尔一些惩戒!”

  坐在下首的一名老兽人沉声说:

  “由于他无能的失败,祖尔金被杀掉了,虽然我们带回了祖尔金的尸体,但我想,那群桀骜不驯的阿曼尼巨魔,也不会因为一具尸体就加入我们!联合的计划被破坏了,奥格瑞姆,你难道对此视而不见吗?”

  面对这种隐含恶意的质问,坐在最上首的椅子上的大酋长奥格瑞姆不置可否,这位大酋长出身于黑石氏族,他的外表长相和普通的兽人没什么区别,最显然的是他棕色的皮肤。

  这代表着这位大酋长没有喝下恶魔之血,他没有被邪能之血感染,他是一位纯血的兽人!

  而得益于黑石氏族出色的锻造手艺,大酋长身穿着一套自己铸造的黑色板甲,在他手边,握着他的家传武器,一把据说被元素赐福过的战锤。

  毁灭之锤!在战场上让无数敌人闻风丧胆的武器!

  “祖鲁希德,我把我们发现的神器交给你,已经过去快1年的时间了!”

  奥格瑞姆开口谈起了另一件事,大酋长的声音低沉,在房间中回荡着,充满了力量感:

  “结果你只给我拿出了几头不怎么听话的幼龙...这点幼龙对于战争根本没有帮助!你还有脸指责萨鲁法尔...最少瓦洛克砍死了凶手,为祖尔金报了仇!”

  “哼,大酋长说的不错!”

  一名手握狰狞骨杖,失去了右眼,脸上和身上涂满了油彩,将黑色头发扎成小辫子的氏族酋长阴测测的说:

  “论起不称职,除了古尔丹那个废物之外,也就是你了,祖鲁希德!在血环氏族里,像你这样谋事不成的家伙,可是会被我们扔进兽笼的!”

  “砰”

  被嘲讽的龙喉氏族的族长,驯龙者祖鲁希德双拳砸在桌子上,他不敢对声威日盛的大酋长抱怨,所以将目标对准了那个独眼兽人:

  “基尔罗格!看来你忘记了你的氏族在荆棘谷和那些古拉巴什巨魔战争的惨败,要不要我提醒一下你,丹莫罗那些至今还在顽抗的铜须矮人,让你的氏族尝到了多少次失败?”

  “砰”

  一把血红色的战刀狠狠的砍在桌子上,这一次代表雷王氏族和黑齿狞笑氏族出席会议的雷德.黑手再也忍不住了,他的双眼充斥着怒火,死死的盯着祖鲁希德:

  “你敢污蔑萨鲁法尔督军?你敢污蔑一位真正的英雄!你这懦夫!来!来一场玛克戈拉,我会亲手砍掉你的脑袋!”

  “嘿!黑手家的小疯狗!你朝谁狂吠呢!”

  另一个一直坐在边缘,精赤着上身,将白发扎成辫子的老兽人猛地站起来,抽出了背后那把和黑手差不多的战刀,火刃氏族的酋长老达尔.三重血刃沉声说:

  “想用这剑圣之刃耍威风?你还不够资格呢!”

  “够了!”

  “砰”

  黑灰色的战锤在大酋长的怒火中,狠狠的砸在眼前的桌子上,这坚硬的石桌都因此裂开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痕,这种突然的爆发让其他酋长都安静了下来,大酋长奥格瑞姆不满的哼了一声:

  “这里是议事的地方,要打架,滚去外面!”

  眼看着大酋长发怒,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奥格瑞姆在如今的兽人部落里的声望,几乎已经达到了一言九鼎的地步,比起第一代大酋长布莱克汉.黑手的屡次失败,在接收部落指挥权之后,奥格瑞姆只用了1年的时间,就带着狂暴的兽人攻下了半个大陆。

  现在,只要攻破最后人类七国联盟的军队,整个大陆都将成为兽人的新家园!

  没人敢在这个时候挑衅奥格瑞姆,这些各自氏族的酋长们甚至连抱怨声都不敢有,他们害怕奥格瑞玛一声令下,原本属于他们各自氏族的战士,就会抛弃酋长,归于大酋长的麾下。

  “你们都吵完了,现在该我说了!”

  大酋长重新坐在了椅子上,在两侧跳动的火光中,让他的背影看上去是如此的巨大,如一座山一样,而在兽人一贯粗犷的脸颊上,奥格瑞姆的双眼里闪过了一丝狡黠。

  “我不认为萨鲁法尔失败了,实际上,我觉得,一个死掉的祖尔金,要比一个活着的祖尔金更好用。更何况,祖尔金死在高等精灵手里,那可是阿曼尼巨魔的世仇,只要稍加引导,森林里成千上万的巨魔,就会成为部落最好的炮灰...对了,阿曼尼的特使怎么说?”

  血环氏族的酋长基尔罗格低声回答到:

  “他们愿意和我们联合,但前提是,我们得帮他们攻破银月城,以及把那个精灵的尸体交给他们,大卸八块来祭典祖尔金,不过萨鲁法尔死守在那,不愿意让巨魔靠近那尸体。他说,那个精灵是个勇士,是荣耀的战死的,不该被巨魔那么羞辱。”

  “愚蠢!荣耀?这都什么年代了,萨鲁法尔的脑子坏掉了!把尸体交给那些巨魔能让他们...”

  祖鲁希德又开始嘲讽,但这一次,刚才还和雷德争执的,火刃氏族的酋长,老剑圣达尔.三重血刃猛地跳了起来,抽出了背后的烈焰之刃桑克苏,剑刃直指祖鲁希德,大骂到:

  “闭嘴!你这烂在泥坑里的垃圾!你自己失去了荣耀,还不许其他人持有它吗?”

  这一声怒吼让祖鲁希德立刻闭上了嘴,火刃氏族的剑圣可是部落里公认最能打的疯子,他不敢和老达尔正面争执,而老剑圣看到祖鲁希德服软,不屑的哼了一声,他看向大酋长,沉声说:

  “关于这件事,我支持萨鲁法尔!我们已经给巨魔报了仇,他们不该再要求这么多!”

  “恩,这也是我的想法...”

  奥格瑞姆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了,他眼中跳跃着思考的光芒,在这时候,没人敢去打扰他。

  “那那具尸体呢?”

  几分钟之后,基尔罗格才小心翼翼的问到:

  “古尔丹昨天来找过我,他说他的战争兵器的研究已经快结束了,需要一些其他种族的尸体做研究,而高等精灵的尸体是他需要的,但我们手里也只有那个游侠了。”

  “那就给他!”

  奥格瑞姆闭上了眼睛:

  “这是为了部落的胜利,这是荣耀的牺牲,我相信,萨鲁法尔会理解的。”

  “去吧!”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瑞小说艾泽拉斯死亡轨迹22.誓言.命运(下)
手机看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小说就来http://m.ruixiaoshuo.com/aizelasisiwangguiji/
瑞小说移动版 m.rui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