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小说艾泽拉斯死亡轨迹21.誓言.命运(上)
关灯
护眼
字体:

21.誓言.命运(上)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在距今2800年前,人类的第一个王国阿拉索在大陆中部的大地上崛起,那是人类第一次以王国的形式聚集在一起,登上世界舞台。

  而那时候,高等精灵王国奎尔萨拉斯正遭受来自森林巨魔的围攻,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高傲的精灵向人类王国求援,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位国王索拉丁大帝答应了精灵的请求,于是两方协力,将原本大陆北疆的霸主,森林巨魔彻底击败,将他们的势力肢解。

  从那之后,大陆北疆才真正迎来了长久的和平。

  而人类和精灵在战场上互相钦佩,索拉丁大帝和当时刚刚继位的高等精灵太阳王阿纳斯塔里安签订了守望互助的盟约,盟约规定:

  只要索拉丁的后代需要,高等精灵必将站在他身边,共赴战场。

  但人类书写的历史总是短暂的,一晃就是2800的时间,尽管奎尔萨拉斯依然由阿纳斯塔里安国王统治,但索拉丁大帝建立的王国早已经分崩离析,就连他的后人也只剩下了最后一位:安度因.洛萨,来自已经被摧毁的暴风王国的将军。

  在兽人和人类联盟即将展开决战的时候,担任人类联军最高元帅的洛萨按照先祖的古老盟约,请求高等精灵出兵帮助,可惜...阿纳斯塔里安国王却因为种种原因,只是派出了一部分精灵舰队前往助战,而不愿意大规模的出兵帮助,这种行为让国内的贵族议论纷纷,毕竟,这已经属于违约了。

  长生种对于神圣的盟约有种执拗的坚持,在国王不愿意正面回复这件事情的时候,很多精灵便自发的前往战场帮助人类,其中就有风行者家族的长女,莉蕾萨将军最看重的女儿,奥蕾莉亚.风行者。

  “砰砰”

  低沉的敲门声在希尔斯布莱德丘陵的南海镇旅店里响起,一个温和的女声也在此时回应到:

  “进来!”

  身穿绿色链甲和披风的远行者游侠推开门,走入了房间里,他手里握着一封书信,将其放在了眼前金发女人的桌子上。

  “奥蕾莉亚队长,这是你的信,来自风行者之塔。”

  “嗯?”

  奥蕾莉亚.风行者楞了一下,这位有一头金色长发,美丽的蓝色眼睛,而且总是用金发遮住左眼的游侠将军放下了手头的事情,有些疑惑的伸手接过了那封信。

  自从她和风行者家族的所有人大吵一架,独自带着愿意遵守古老盟约的游侠们前来支援人类战争,已经过去了快1个半月了,在这期间,她和她那位稍显冷漠的母亲,妹妹们还是和自己名义上的哥哥泰瑞昂,都从没有主动联系过彼此。

  在远行者军团,奥蕾莉亚的游侠队长职位也已经被取消,这就意味着奥蕾莉亚为自己的决定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她已经失去了竞争游侠将军职位的资格,但这执拗的游侠并不后悔。

  “是母亲的手信。”

  奥蕾莉亚看了看这封信的落款,那是自己母亲的笔记,她一眼就能分辨出来,不过这让她更好奇,到底是出了什么大事,才能让严厉的母亲在这个时候给她写信。

  奥蕾莉亚用拆信刀拆开信封,将信件拿出来,上面只有简短的两句话。

  “立刻给我滚回风行者之塔!”

  “泰瑞昂...你的哥哥...牺牲了...”

  “啪”

  奥蕾莉亚另一只手里刚刚端起的杯子在爆发的力量中被捏成了碎片,热牛奶洒在她的手指上,这种灼热的温度却没有让身手矫健的游侠队长做出反应,她近乎于呆滞的坐在椅子上,双眼中闪耀的情绪,代表着她暂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这个让人绝望的坏消息,只是在顷刻间,就将这个敢于反抗王权,并且拥有坚定意志的女人完全击溃。

  “泰瑞昂...”

  泪水在顷刻间充盈了奥蕾莉亚的双眼,在她回过神的那一刻,她的身影飞快的在房间中消失,片刻之后,奎尔多雷战马嘶鸣的声音在南海镇之外的道路上响起,那骏马带着自己的主人,朝着距离战场最近的法师塔冲了过去。

  25分钟之后,奥蕾莉亚的身影出现在了永歌森林的风行者家族族地风行村,在庄园和军营中矗立着一座稍显破旧的洁白高塔,那是风行者之塔。

  而迎接她的,是庄园里漫天飞舞着,代表祭奠亡者的白色花朵,还有那些得到了消息,赶来慰问的贵族,以及一些守候在风行者之塔之外的游侠们,难以言喻的悲伤的气氛已经笼罩了眼前的庄园。

  在风尘仆仆的奥蕾莉亚失魂落魄的踏入庄园的那一刻,等候在庄园门口,一脸彷徨的银发姑娘,她最小的妹妹温蕾萨.风行者带着哭腔扑入了她的怀里,将她死死抱住。

  “呜呜,大姐...你怎么才回来啊...”

  “泰瑞昂哥哥...死了,母亲...母亲病倒了,二姐一直不说话,呜呜...我好怕...呜呜”

  感受着怀里妹妹的颤抖,奥蕾莉亚擦了擦眼睛里的泪水,她将温蕾萨抱紧,拍了拍她的后背,轻声说:

  “没事了,我回来了,没事了...”

  “奥蕾莉亚!你迟到了!”

  一声稍显冷漠的呼唤在前方响起,奥蕾莉亚抬起头,看到了远行者里注定的红衣游侠洛瑟玛正站在前方,正用一种意味难明的眼神看着她,而洛瑟玛的左臂上,缠绕着代表哀思的黑色布条。

  “将军和王子有些东西要交给你,跟我来。”

  说完,这冷漠的游侠转身走向庄园中心,奥蕾莉亚抓着自己妹妹的手,跟在他身后,在漫天飞舞的白花中,走向自己阔别已久的家。

  本该是最熟悉的场景,但却让奥蕾莉亚感觉到陌生,每靠近眼前的高塔一步,都会让她感觉一种心慌的恐惧,就像是...就像是内心里最重要的东西被抽走了一样,是那么的空落落,那么让人惊慌失措。

  甚至想要转身逃离,也许这样,就能逃开这个正在发生的噩梦。

  “砰”

  会客厅的大门被洛瑟玛缓缓推开,站在门口的奥蕾莉亚看到了坐在会客厅中的几个人。

  坐在主位上的,是她的母亲,现任游侠将军莉蕾萨.风行者,守卫了这个国家近2000年前的英雄,也是奥蕾莉亚从小就崇拜,并且发誓要超越的目标。

  在母亲身边,是同样在手臂上带着黑色布条的凯尔萨斯王子,以及一位冷漠,苍老的精灵师,罗曼斯大师,他是代表银月议会前来慰问的。

  此时的莉蕾萨将军却再没有了从前如锋利的箭矢一样的气质,她坐在椅子上,没有穿游侠将军的盔甲,而是一套朴素的长袍,金色的长发也没有像从前那样盘起,而是散落于背后,她的双眼不再犀利,充盈着无法掩饰的悲伤。

  这是奥蕾莉亚第一次见到母亲如此脆弱的样子,缠绕在母亲身上的那种悲伤,也让她感同身受。

  不再是强大的游侠将军,而是...一位普通的,失去了儿子的母亲。

  “妈妈,我回来了...”

  奥蕾莉亚上前一步,她想要说些什么,但在看到自己母亲手里的那个沾染着血渍的树叶型吊坠的时候,一股最深沉的痛苦,就像是搅动心脏一样,从她的身体里涌出来,堵在她的嗓子里,让她的脸色变得苍白,让她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想...这大概是泰瑞昂最后的留恋...”

  莉蕾萨将军没有去看自己的女儿,她只是将那吊坠放在手中,抚摸着,就像是抚摸着一件最昂贵的珍宝,她的眼神变得温柔,还带着一丝骄傲,那种眼神让看到的每一个人都能感觉到心酸。

  “即便是在生命的最后,他也心系自己的亲人...就像是真正的风行者一样,为了自己守护的一切,甘愿付出自己的所有。”

  “泰瑞昂是真正的英雄,是奎尔萨拉斯的英雄,他挫败了兽人和巨魔的阴谋,也在人类的土地上,彰显了属于我们的勇气...”

  凯尔萨斯王子带着忧伤,轻声说:“我曾认为他才是您最优秀的继承者,但很遗憾...”

  “没什么遗憾的...”

  莉蕾萨女士摇了摇头,用沙哑的声音轻声说:

  “170年前,在我将那孩子接到风行者之塔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会成为一名英雄,他会让奎尔萨拉斯骄傲...会让泰尔丽莎和我,让他的两位母亲骄傲,但如果这就是泰瑞昂的遗愿的话...”

  游侠将军沉默了几秒钟,她扭过头,以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自己的长女。

  “奥蕾莉亚.风行者!”

  莉蕾萨将军握紧了手里的吊坠,在这一刻,她重新成为了那个统治奎尔萨拉斯所有游侠的游侠将军,严肃而锋利的气质扑面而来,她看着自己的长女,高声喊到:

  “上前来!”

  奥蕾莉亚沉默着,她走上前,看着自己的母亲,这一刻,坐在母亲身边的凯尔萨斯王子,以及代表银月议会的罗曼斯师都用一种异样的目光,打量着眼前这个拒不服从国王的命令,宁愿失去继承权,也要履行盟约的游侠队长。

  最后,由凯尔萨斯王子开口说:

  “太阳王在今天清晨,已经认可了银月议会提交的建议,奥蕾莉亚.风行者,我现在问你,你是否愿意接过你伟大的母亲肩上的重任,是否愿意接过她手中守卫人民的弓箭,是否愿意为奎尔萨拉斯牺牲一切,是否愿意...成为下一任游侠将军?”

  “我?”

  奥蕾莉亚抬起头,萧瑟的双眼中带着一抹疑惑,她轻声问到:

  “我不是已经被远行者军团取消军衔了吗?我已经失去继承将军之位的资格了。”

  “但泰瑞昂觉得你是最合适的...”

  凯尔萨斯王子低声说:

  “在他提议之后,我向银月议会提交了同样的建议,日怒、明翼、火翼等等游侠家族的族长都赞同这个建议,你唯一的竞争者,新任游侠领主洛瑟玛.塞隆也主动弃权...”

  “奥蕾莉亚,这是泰瑞昂的遗愿,这是英雄的遗愿,你本身的能力也足以让我们认可,所以...只要你点头,你就会重新被确定继承权。”

  “是...泰瑞昂,他这么说的吗?”

  奥蕾莉亚低下了头,她努力的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眼眶,但不管怎么抑制,那种悲伤都让人无法释怀。

  “所以,他在用自己的生命,来实现儿时的约定吗?”

  “愚蠢!真是太蠢了...你太蠢了!泰瑞昂!你太蠢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瑞小说艾泽拉斯死亡轨迹21.誓言.命运(上)
手机看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小说就来http://m.ruixiaoshuo.com/aizelasisiwangguiji/
瑞小说移动版 m.rui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