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小说艾泽拉斯死亡轨迹19.终末的音符
关灯
护眼
字体:

19.终末的音符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在泰瑞昂倒下的同一时刻,萨鲁法尔如山一样的躯体,也轰然倒塌。

  倒在地面上的兽人督军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就像是年幼时,和他的哥哥一起出门狩猎,在霜火岭的大风暴里失散,孤身一人面对两头饥饿的霜狼的那一场战斗一样。

  他差点被狼吻撕碎身体,但他最终赢了,并且第一次为自己和哥哥带回了荣耀。

  萨鲁法尔出生于德拉诺世界,在他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还是个美丽而富有生命力的世界。

  那是兽人们的故乡,在遥远的群星中,和他此时所在的艾泽拉斯世界,远隔着近乎无法跨越的繁星之径。

  萨鲁法尔在德拉诺世界最贫瘠最寒冷的霜火岭长大,那里是强大的雷王氏族和霜狼氏族的族地,他几乎是亲眼看到了高贵的兽人是如何在恶魔之血的洗礼中变得嗜血而疯狂,但可惜,萨鲁法尔并没有阻止这一切,他加入了其中。

  只用了不到10年的世界,那个世界就从繁盛走向了死亡,这当然不是兽人导致的,但他们和他们的世界,却成为了更高级力量阴谋下的牺牲品,而这阴谋的最终音符,指向了本来根本不会和德拉诺有交际的另一个世界...艾泽拉斯。

  曾经,萨鲁法尔为了身体里涌动的杀戮欲而战斗,那算不上高贵,更是被萨鲁法尔的本性嗤之以鼻,不过现在,尽管身体里的恶魔之血依然让他狂暴,但他却是为了给自己的族人找到一个新的世界而战。

  在他们的世界日渐死去的现在,这是一个伟大的使命。

  为了实现它,萨鲁法尔不惜付出一切,哪怕是成为双手占满血腥的屠夫...

  同样,在亲眼看到这个伟大的使命达成之前,萨鲁法尔不会停下战斗,他不会向死亡屈服!

  他的目光落在远处泰瑞昂扭曲的身体上,虽然不想承认,但这一次,如果不是他运气够好,恐怕真的会被那个孤狼一样的疯,一样狠的精灵崽子拼到同归于尽...

  虽然在这战斗之前,他已经是重伤之躯,但萨鲁法尔从来都不是会掩饰失败的人,兽人的力量以及生命力天生就要比人类和精灵高出好几倍,对手也同样不是全盛之躯,在这种情况下,能将他这样的部落勇士拼到这种程度...

  力量和战技永远不是战斗的主角...永不屈服的,如火一样的意志才是。

  那个疯狂的精灵游侠虽然最终还是死了,但...

  “你,赢了...”

  “你算是个...真正的勇士!”

  近十分钟之后,萨鲁法尔终于从那种狂暴之后的虚弱中恢复过来,他捂着伤口站起身,扶在树干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而就在这时候,古怪的鸟鸣和拍打翅膀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呼啦呼啦”

  这声音让萨鲁法尔立刻警觉了起来,他艰难的将战斧背在身后,拖着泰瑞昂已经冰冷的尸体,在黎明之光洒满这片大地的时候,重新的回到了死寂的森林之中。

  萨鲁法尔并没有注意到,在他拖动游侠尸体的那一刻,沾染着鲜血的树叶型吊坠从泰瑞昂手中滑落,像是失落的珍宝一样留在了树林中,不过以这个兽人督军的品性,就算注意到了,他也会当没看到...

  对于值得尊敬的对手,真正的兽人们一向是非常宽容的,当然,那些已经沉溺于毁灭中的屠戮者不算。

  ————————

  “咳咳...”

  数日之后,在通往大陆中部,遍布着泥沼和危险野兽的湿地里,两个兽人艰难的前进着,在这个人类七国联盟和兽人部落对峙的最前线,他们还没有脱离危险。

  雷德将重伤的萨鲁法尔背在背后,他身后还拖着两个简陋的木盒子,督军沉重的盔甲被固定在木盒子上,每走一步,雷德.黑手都要喘口气。

  在沼泽中前进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在追兵疯狂的追杀中,雷德已经2天2夜没有合过眼了,而他背后的萨鲁法尔已经因为伤口感染进入了濒死状态,他的体温高的吓人。

  说实话,雷德并非没有想过将萨鲁法尔扔在半路上,这样不仅能帮他摆脱追兵,甚至还能为他肩负起任务失败的责任,最少可以将一大部分责任推在萨鲁法尔身上。

  但思来想去,雷德.黑手始终下不了这个决心。

  一方面,在他父亲,上一任部落大酋长黑手死去之后,是萨鲁法尔和其他督军伸出援手,才在最危险的时候,护住了他和弟弟。

  另一方面,雷德对于现在的部落的恨意,更集中在亲手杀了他父亲的大酋长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和暴掠氏族族长古尔丹的身上,尽力教导他武技的萨鲁法尔,是无辜的。

  所以雷德在近乎不可能的情况下,硬是带着萨鲁法尔,一路从人类王国的腹地,杀回了部落控制的地区,从这一方面讲,雷德.黑手倒更像是德拉诺时期的传统兽人,虽然鲁莽好斗,但依然有自己的坚持和底线。

  “雷德,我不行了...咳咳...”

  萨鲁法尔艰难的趴在雷德的背后,低声说:“带着我只是累赘,把我扔下吧。”

  “不!坚持下去,督军!”

  雷德咬着牙,在广阔的湿地中继续向前,他沉声说:

  “我们就快到了,格瑞姆巴托,就在眼前了!”

  “我听到了那些矮人的喊声,是我听错了吗?”

  萨鲁法尔艰难的回头看去,但重病之下,他什么都看不清楚,而雷德小心翼翼的将萨鲁法尔放在泥泞的地面上,他大口呼吸了一下,伸手拿起了血迹斑斑的战刀,回头看着那些在背后的沼泽里冲上来的矮人们。

  “你没听错,督军,你瞧,你其实还能战斗...”

  又饥又饿的雷德.黑手露出了一个艰难的笑容,他对萨鲁法尔说:“稍等下,督军,我去杀光他们...很快,很快我就回来!”

  “不!雷德,你别去!我...我来为你争取时间!”

  萨鲁法尔何尝不知道两个人目前的处境,他艰难的站起身,抓住了自己的脊骨战斧,一把将雷德推入背后的水中,那力气完全不像是一个重病的兽人,他头也不回的高声喊到:

  “跑!别管我,跑回去...告诉大酋长,我...我死的像个真正的兽人!”

  “快跑!”.

  “啊!!”

  眼看着站都站不稳的萨鲁法尔靠在木盒子上,朝着那些冲过来的铜须矮人拍打着胸口,雷德心中也涌起了一股属于兽人失落已久的荣耀感,他没有后退,没有像个懦夫一样仓皇而逃,相反,他向前一步,手握战刀,挡在萨鲁法尔之前。

  “这战斗的乐子可不能让你一个人抢光了,督军...”

  雷德大笑着,仿佛根本没有将眼前的矮人们放在眼里:

  “我死了还有麦姆,督军,黑石的血脉会继续流传下去,但愿我能给他们树立个好榜样...”

  萨鲁法尔气喘吁吁的用斧子撑起身体,他伸出手,放在雷德的肩膀上:

  “我从那精灵那里学到一句话...很适合现在。”

  “今日,你我将共赴地狱!”

  两个穷途末路的兽人哈哈笑着拍了拍胸口,齐齐举起武器,朝着那些卡兹莫丹流亡的矮人高声应战:

  “Lok“tar ogar!!!”

  也就在他们以为必死的这一刻,一声低沉的吼声从头顶昏暗的天空中响起,雷德抬起头,就看到一头庞大的红龙从云层中俯冲下来,对着那些发动了冲锋的矮人们疯狂吐息,灼热的火焰将两人眼前的一切都引燃了。

  “是我们的人!督军!我们得救了!!!”

  兴奋的雷德举起双臂欢呼着,但当他回过头,就看到满脸带着笑容的萨鲁法尔,倒在了泥泞肮脏的沼泽中。

  “督军!督军你怎么了!...别死啊!我们得救了!睁开眼睛啊!!”

  “萨鲁法尔,睁开眼睛,这种死法!这种死法可不是你追求的!!!”

  几乎实在同一时间,在鹰巢山的蛮锤城堡里修养的洛瑟玛睁开了眼睛。

  蛮锤的矮人们和外界很少交流,他们几乎是以一种原始的姿态生活在辛特兰的群山中,在200多年前来到这里定居,并且和狮鹫这种强大的野兽成为盟友之后,也没有什么不开眼的杂碎来试图挑战他们在辛特兰的地位。

  呃,那些遍布世界的巨魔不算...理论上说,现在世界上的一切文明之地,其实都是远古时期的巨魔帝国的领地,只可惜后代不争气,没办法保住传承罢了。

  正因为辛特兰在东部大陆特殊的封闭性,所以洛瑟玛还活着的事情,几乎没人知道。

  又因为洛瑟玛随身携带的祖尔金的脑袋,被极度仇视巨魔的蛮锤矮人们视为勇武的象征,因此,他在昏迷之中,也受到了鹰巢山蛮锤矮人们最好的治疗。

  但在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他关心的,却再也不是什么祖尔金的脑袋,王子殿下的伟业,他只关心一件事。

  “泰瑞昂呢?我的朋友在哪?”

  总是以沉默著称的游侠死死抓着眼前蛮锤萨满的双手,如狂躁的野兽一样怒吼着,他纤细的身体里爆发出的力量,甚至让以健壮著称的矮人都有些承受不了。

  他迫切的需要一个答案,从他渴求的双眼里,他希望得到一个完美的答案。

  “啊,粗鲁的精灵!放开我!”

  老萨满高声呼唤着,眼看着洛瑟玛无法冷静,他干脆呼唤风暴之灵力量,用一道雷光四溅的闪电箭,让洛瑟玛强制“冷静”了下来,但老矮人也没有因此生气,因为在这几天,洛瑟玛和他的兄弟泰瑞昂的故事,已经传遍了鹰巢山。

  而矮人虽然外表粗狂,但其实也是个感情丰富的种族,老萨满灌了口酒,有些悲伤的看着洛瑟玛,他轻声说:

  “你等一等,我找库德兰来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事情...但我得提前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十几分钟之后,蛮锤矮人的狮鹫骑士领袖,库德兰.蛮锤抱着一个木盒子,走入了洛瑟玛的病房中,其实也就是矮人们居住的石头房子,整个艾泽拉斯,也只有矮人才会住这种全部是石头的居所。

  “我和阿方索在黎明到来的时候,找到了你的兄弟,那勇敢的精灵泰瑞昂的战场。”

  库德兰低声说:

  “那战场就像是被风暴卷过去一样,我可以肯定,那是高阶战士造成的,你的兄弟和一名兽人的高阶战士对战,光是这种勇气,就值得钦佩。”

  面对这种赞扬,内心已经彻底死寂下来的洛瑟玛.塞隆握紧了拳头,他还抱着最后一丝期待:

  “我不关心这些,我只关心,泰瑞昂,最后...怎么了?”

  “唰”

  库德兰将手里的盒子递给了洛瑟玛,低声说:

  “我们只找到了这些,但我们从战场里找到了一些沾染鲜血的杂草,给萨满看过之后...”

  矮人偷看了一眼洛瑟玛的表情,压低了声音,就像是嘟囔一样:

  “很遗憾,他已经死了,而且尸体...也被带走了。”

  这个消息让洛瑟玛的身体摇晃了一下,虽然早就预感到了这一切,但真正的事实到来的时候,那种翻滚不休的,依然让他的嘴中泛起了一抹腥甜。

  他颤抖着伸出手,将库德兰带来的盒子打开,里面的东西很少。

  断裂的凤凰重剑,破碎的链甲,一把弯曲的匕首,以及...一个沾染着鲜血的树叶型吊坠。

  “唔”

  洛瑟玛将那吊坠握在手中,他的脸色在这一刻苍白到极致,双眼中涌动的痛苦,让矮人库德兰感觉到了不妙,在2秒钟之后,洛瑟玛站起身,刚走出一步,就瘫软在了地上。

  “他...用自己的命,换回了我的命...”

  “混蛋!混蛋!!你让我...让我怎么给她们交代!”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手机看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小说就来http://m.ruixiaoshuo.com/aizelasisiwangguiji/
瑞小说移动版 m.rui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