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小说艾泽拉斯死亡轨迹18.择日而死
关灯
护眼
字体:

18.择日而死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游侠并不是战士,我们的所有攻击都偏重于技巧。”

  “对于游侠而言,面对砍向身体的利刃,最好的应对方式是躲避,然后抓住没一丝机会反击!”

  “泰瑞昂!想成为一名优秀的游侠,你就必须用理智压抑你过剩的攻击欲...”

  “砰”

  手中猛然挥起的训练用剑没能击中对手,前倾的身体反而被她精准的攻击打中手臂,下一刻,武器脱手。

  年轻的身影呆立在了原地,片刻之后,他低下头:

  “知道了,母亲!”

  ———————————————

  “哗啦”

  突如其来的回忆在这一刻破碎成千万流光四溢的碎片,泰瑞昂的意识返回身体,在这一刻,他的身体结束了自由落体的运动,像石块一样狠狠的砸在松软的草地上,仰头就喷出了一口鲜血,而在他眼前,那被蛮力砸飞的凤凰重剑在空中打着旋,擦着他的脑袋,刺入草地之中。

  那剑刃之上已经占满了血渍,有对手的,也有他的。

  “唰”

  毁灭一切的战斧带起的破风声在泰瑞昂耳边响起,游侠强撑起每一根骨头在"shen yin"的身躯,左手摁在旁边的剑柄上,双腿用力,朝着另一侧翻滚,险之又险的躲开了砸下来的战斧。

  “砰”

  森林的地面被这一击完全砍开,附带在战斧上的强横力量,甚至在空中卷起了风暴,将地面的落叶吹的到处都是。

  “啪”

  持斧者根本没有给泰瑞昂留下休息的时间,又是蛮横的一击砍来,游侠只能用重剑挡住这一击,在武器碰撞的那一刻,他的身体又一次被从原地砸飞,在空中翻转了好几次,才双脚着地,堪堪站稳身体。

  兽人督军萨鲁法尔向前迈出一步,他手中的脊骨战斧指向眼前的泰瑞昂,那双兽人特有的血红色双目中,洋溢着不熄的愤怒:

  “奎尔萨拉斯的游侠都是像你一样硬骨头吗?”

  督军冷哼了一声:“看来祖尔金骗了我,那地方很可能是块难啃的骨头!”

  “呼...呼”

  回答他的,是泰瑞昂粗重中夹带着痛苦的呼吸。

  他看着眼前的兽人督军,这家伙每一次挥起斧子,武器上携带的巨力根本没办法用技巧化解,只要武器碰撞,攻击的节奏就会被他完全打破,在这样蛮横的对手面前,泰瑞昂几乎毫无胜算。

  但那又怎么样...

  游侠满是鲜血的牙齿咬紧,他双手握住了凤凰重剑的剑柄,剑刃对准了眼前高大的兽人督军。

  他知道眼前这个兽人是谁,他叫萨鲁法尔,从他标志性的盔甲和战斧就能认出他,这家伙在以后会成为新部落的英雄,泰瑞昂也知道他的武力有多强,就和他倾尽全力也没办法动摇的命运一样,强到让他绝望...

  但已经到了这个时候,打不过...难道就不打了吗?

  “啊!”

  泰瑞昂发出了一声呐喊,脚下松软的泥土向外翻开,让游侠又一次持剑发动了冲锋。

  看着这满身是血的精灵那气势十足的冲锋,兽人督军眼中泛起一丝赞赏。

  “嗯,困兽犹斗,而且气势不错...”

  “砰”

  战斧随意的挥起,笼罩在兽人督军身体上的愤怒如实质性的,挥起的鲜血色的刀光一样,泰瑞昂又一次翻滚着被砸向后方的地面,鲜血在空中四溅开来。

  “但...也就这样了...力量真是...弱的可以。”

  “砰砰砰”

  战斧和重剑的碰撞,就像是铁匠炉的响动一样,在这黎明时分的森林中如此的刺耳,两人交战的战场周围,那些合抱粗的大树已经尽数被萨鲁法尔狂暴的攻势夷平。

  泰瑞昂处于绝对的下风,在狂暴起来的萨鲁法尔面前,他丁点的优势都没有。

  他应该庆幸,被他救下来的戴琳在之前的战场上,用自己的武器重伤了萨鲁法尔,而经历了一晚上的战斗,这位勇猛的兽人督军也完全不在状态。

  如果是全盛时期的萨鲁法尔...他的脑袋估计在交战的瞬间,就被砍下来了。

  这是一个恐怖的对手,在泰瑞昂的感官中,疯狂起来的兽人督军,甚至要比自己的导师,奎尔萨拉斯的最强游侠莉蕾萨将军更恐怖。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错觉,毕竟,泰瑞昂此时的意志都有些模糊了。

  在狂风暴雨一样突袭而来的战斧之下,游侠只能被动的,艰难的格挡,每一次重击都会让他的骨骼发出咔咔作响的声音。

  战斗只进行了不到10分钟,泰瑞昂身体里的最后一丝力量,都要被眼前狂暴的兽人督军彻底榨干了。

  他的胸口有一道狰狞外翻的伤口,那是和那把斧头擦身而过留下的纪念。

  他的左腿不正常的颤抖,那是被狂暴的兽人从后方踹中留下的伤痕。

  他的左眼已经几乎失明,每一次身体的移动,都会让脑海刺痛,那是试图缠斗的时候,被兽人包裹着铁甲的拳头击中,留下的后遗症。

  他甚至能感觉到后颈上传来的一阵阵的冰冷,那似乎是趴在他肩膀上,肆意狂笑的死亡在和他开玩笑。

  “够久了!你支撑的够久了!这样的战败不算耻辱!”

  “倒下吧!”

  在兽人督军的狂吼声中,泰瑞昂的胸口被他飞起一脚踹中,整个人翻倒在地面上,睁开眼睛,就能看到带着血光的战斧当头砍下。

  泰瑞昂在本能的求生欲的作用下,拼死的举起双手中的重剑,像是盾牌一样迎了上去。

  “咔嚓”

  一声脆响,洛瑟玛赠予的最后武器在蛮力之下骤然断裂。

  “砰”

  但也因此被改变了方向的战斧擦着泰瑞昂的腰肢,狠狠的砍入了地面之下,这突如其来的变动,让抱着必杀之心的兽人督军的动作在这一刻停滞了一秒不到,而沉默的泰瑞昂左手反握着断裂的剑刃,锋利的刀口刺入他的虎口之中,就像是挥舞着短剑,狠狠的从督军的手腕上一划而过。

  “噗”

  滚烫的鲜血当头洒下,落入泰瑞昂的口中,就像是最美妙的美酒一样,将已经必死的游侠骨子里的最后一丝疯狂,彻底点燃。

  “砰”

  萨鲁法尔高大的身躯被他踹倒在地面上,左手手腕被切断,如屠夫之手的战斧脱手而出,而在督军眼前,全身是血的泰瑞昂握着只剩下半截剑刃的剑柄,谁都看得出来,他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但此时,他却如最疯狂的孤狼一样,朝着督军狠狠的扑了过来。

  “你想要我的命?”

  最后的血勇被彻底激起,他忘记了导师所有的教导,以最疯狂,最直接的方式将战斗推入了一种不死不休的绝境,以倾尽一切的姿态,朝着眼前的命运之墙,发起了最后的冲锋。

  动摇它!打破它!

  就像是真正的...绝地反击。

  “好...今日,你我共赴地狱!!!”

  “啊啊啊!”

  泰瑞昂合身扑到了想要从地面上爬起来的萨鲁法尔身上,那种最后疯狂而执拗的力量,让他在这一刻将萨鲁法尔的蛮力彻底压制,他骑在这兽人督军的腰上,被鲜血浸满的双手死死握住只剩下半截,却显得更狰狞的断剑,在仅剩的右眼的锁定下,精准而又狠毒的,朝着萨鲁法尔盔甲上的缺口狠狠的刺了下去。

  那是被戴琳的火枪近距离射击破开的裂口,也是萨鲁法尔刚刚愈合的重伤之处。

  “噗”

  腥臭的恶魔之血在断剑刺入伤口的那一刻,从萨鲁法尔的身体里喷涌而出,那种极致的,难以忍受的痛苦让督军在这一刻几近疯狂。

  他的双眼被血红色的愤怒完全侵蚀,在致命的痛苦中,那种愤怒驱使着他的身体膨胀开,就像是一头彻底苏醒的蛮荒野兽一样。

  有和兽人战斗经验的老兵遇到这种情况,会立刻退开,因为这意味着重伤的兽人彻底的进入了本能的狂暴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兽人会变得更加嗜血好战,攻击性更强,甚至变得六亲不认。

  在他们身体里翻滚的恶魔之血的刺激下,这种狂暴的效果会被翻起好几倍,但进入这种狂暴状态,同样也意味着兽人感觉到了生命威胁,只要想办法坚持过狂暴的短暂时间,兽人就会进入脱力的虚弱中,这种状态的兽人,会是最好的人型靶子。

  可惜,这个情报对于泰瑞昂没有用处...因为,以现在的他,根本不可能挺过萨鲁法尔狂暴的反扑。

  “砰”

  挥起的右拳将死死摁住断剑的泰瑞昂从原地击飞,失去理智的萨鲁法尔吼叫着从地面上爬起来,他颤抖着身体,用右手握住刺入伤口的断剑,在极致的,根本无法忍受的痛苦中,将那利刃从伤口中抽出。

  在断剑抽出的那一刻,灼热的鲜血四溅开,兽人督军的身体摇晃了一下,甚至要就此摔倒。

  在那一刻,他甚至有种脱力的感觉,而他也知道,如果那个精灵疯子刚才再向右刺30公分,此时的萨鲁法尔,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他是兽人部落的高阶战士没错,但即便是兽人,在心脏破碎的情况下,依然会死...

  “当啷”

  断剑被扔在地面上,他的战斧已经被泰瑞昂踢飞,萨鲁法尔的身体在原地摇晃了几下,他弯下腰,用右手试图拾起那半截断剑,但就在他抬起头的那一刻,一道血红色的影子踉踉跄跄的冲入他怀中,双手死死握住断掉的前半截剑刃,那锋利的刀口甚至切开了他的血肉,但此时的泰瑞昂已经是真正的强弩之末。

  既然是最后一次拼命,那必然是你死我活...又何惜此身?

  “为了奎尔萨拉斯!”

  “为了黎明之刃!”

  “为了泰瑞昂的...命运!”

  “噗”

  利刃先切开泰瑞昂的血肉,在他最后的执拗和疯狂中,又再一次刺穿了萨鲁法尔的伤口,在身体的最后的一丝力量的涌动中,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将利刃向外推开。

  “撕啦”

  伤口被撕出了一个更恐怖的血洞,两人的鲜血混在一起,将脚下的落叶染成血红,而在接连而来的极致痛苦里,萨鲁法尔也发了狂。

  “啊啊啊啊!”

  “该结束了!够了!死吧!!”

  “噗”

  兽人右手中的断剑在狂暴之时的无尽力量的带动下,刺入了泰瑞昂已经油尽灯枯的身体中,轻而易举的刺穿,并且将他的身体举向高空,然后狠狠的扔了出去。

  “砰”

  精灵游侠被刺穿的身体在地面上滚动了两圈,将泰瑞昂的脸在最后的弥留时刻,对准了森林的天空,在他已经模糊的独眼中,黎明的光芒将黑暗驱散,就像是刺穿黑暗的光明之剑。

  那种刺眼的光芒照在他的脸上,完全感觉不到温暖,在那阳光中,一个若隐若现的身影悬浮于他眼前,似乎只要伸出手就能碰到。

  而最后一丝力量缓缓的从他的身体里消散,泰瑞昂在极度的疲惫中,只能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咳咳...多想...多想和你...”

  “但我的眼前...已经...尽是...黑暗...”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手机看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小说就来http://m.ruixiaoshuo.com/aizelasisiwangguiji/
瑞小说移动版 m.rui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