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小说艾泽拉斯死亡轨迹17. 幸运与不幸
关灯
护眼
字体:

17. 幸运与不幸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嗖”

  锋利的箭矢在即将黎明的光芒中带出了一抹喷射的鲜血,挥舞着武器,从森林里冲出来的兽人还没发出第一声怒吼,健壮的身体就像是被刺破的气球,以一种突兀的姿态跪倒在了地面上。

  狰狞的武器砸落在满是落叶的森林中,他粗大的双手艰难的握住了自己的喉咙,试图将那喷涌鲜血的伤口堵住,又好像是试图抓住某些从身体里被抽出来的东西。

  “砰”

  最终,这失去生命的绿皮兽人跪在地面上,在他身后,被同伴的死亡刺激的越发狂怒的兽人吼叫着冲出来,手握战弓的洛瑟玛反手伸向身后,然而却抓了空,他背后的箭囊中,已经空无一物。

  “砰”

  一道黑色的身影从森林中一跃而起,如炮弹一样砸在洛瑟玛前方的大地上,在这片森林的狭小空地中,手握红色战刀的雷德.黑手双眼已经充斥着血红色的光芒。

  他双手握紧了手里的战刀,上前一步,狠狠砍下,根本不给洛瑟玛任何机会。

  “砰”

  游侠双手握着战弓,像是近战武器一样挡在身前,堪堪挡住了这一击猛砍,在两者的面孔接近的时候,雷德那狰狞的脸上,满是残暴的杀意。

  “你死定了!精灵!你的同伴也死定了!!”

  “砰”

  洛瑟玛的身体向后倒下,在背部砸在地面的那一刻,双腿踹出,揣在雷德的腹部,将这穷凶极恶的兽人踹退了两步,但下一刻,三把武器就从三个方向砍向了他倒在地面的身体。

  “啪啪啪”

  “砰”

  武器相撞之间,巨大的战弓承受不住压力,在洛瑟玛手中轰然爆开,但也为他弹开了致命的武器,借着这个机会,洛瑟玛从地面上跳起,双手在腰带上舞动,两把红色的匕首出现在手中,他将匕首交叉着放在眼前,好不退缩的盯着眼前的兽人,他的半边脸颊已经满是鲜血,显然,刚才雷德的含恨一击,并非没有成果。

  “唰”

  红色的战刀如指挥刀一样斩下,冰冷的声音传入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

  “杀了他!”

  “这就...这就结束了吗?”

  洛瑟玛看着朝自己扑过来的高大兽人,他握紧了手里的刀柄,心中闪过了一丝绝望。

  “对不起,殿下,我...我可能...无法再追随您了。”

  “杀了那个精灵!把祖尔金的脑袋拿回来!”

  雷德.黑手的咆哮声在森林中响起,就像是催命的符咒一样,不断的扼杀着洛瑟玛本就不多的时间。

  “砰”

  兽人势大力沉的攻击被红衣游侠闪过,他手中的匕首一前一后刺入这笨重的兽人战士的胸口,手腕翻转之间,那快速跳动的心脏被搅成了两半。

  而下一刻,洛瑟玛的身躯连带着那兽人战士的身躯就被一把重锤从背后集中,两个人都翻滚着扑倒在地面上。

  洛瑟玛的意识已经接近模糊了,他手中的匕首在刚才那一击里飞了出去,落到了不知何处,他在地面上艰难的翻过身,映入眼帘的,是一把飞速砸落的狰狞战锤。

  “结束了...”

  这是洛瑟玛脑海里泛过的最后一个念头,不过就在那兽人带着狞笑,要将眼前的游侠砸成肉饼的时候,一声嘹亮的鹰戾在黑暗中响起,让兽人动作暂缓了一秒,下一瞬间,一道耀眼的银色雷光从天空中茫然砸下。

  “轰”

  那正在行凶的兽人就像是被砸破的,装满鲜血的袋子一样,狂喷着血液,朝着另一个方向飞了出去。

  直到这时候,雷德才看清楚那道雷电的真面目...那是一把银色的单手战锤,被设计成了飞斧的样子,专门用于投掷作战的战锤。

  他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向战锤飞来的位置,在他们头顶,那被第一缕黎明笼罩的天际,20多只拍打着双翼,前半身是巨鹰,后半身是狮子的猛兽从天空中如猎食一样,疯狂的冲下来。

  而在那野兽的背后,是穿着皮甲,身上刻满了战纹,吼叫如雷鸣一样的狮鹫骑士,他们个子很矮,脸颊上还有野性的图腾战纹,那在即将到来的黎明中飞行的狮鹫架着皮质座鞍,虽然被驯化,但这猛兽的凶狠并没有因此被抚平。

  “滚出蛮锤的领土!绿皮的兽人!这是天空之怒!”

  “唰唰唰”

  顷刻间,超过10到一模一样的银色飞锤从天空中砸落,雷德.黑手挥起手中的战刀,将两道砸向他的战锤拨飞,他回头看去,跟随他而来的兽人战士都已经被这恐怖的飞锤击倒,而那个该死的精灵则不知生死的倒在地面上,没有遭受到丝毫攻击。

  “该死的矮子!”

  黑手骂了一句,顶着漫天飞舞的飞锤就朝着洛瑟玛冲了过去,他要结果这个该死的游侠,顺便带回祖尔金的脑袋,但就在他靠近洛瑟玛的那一刻,一道如铁桶一样的身影从头顶的狮鹫上一跃而下,他在空中双手挥舞着和身体一样大的战锤,发出刺耳的战吼,疯狂的朝着黑手的脑袋砸了过来。

  “砰”

  黑手的突袭被这一击打断,他后退了好几步,看着那死死守在精灵身边的矮子,他提着战刀又一次冲了上去,大声骂到:

  “哪里来的不知死活的矮子,给我滚开!”

  “砰”

  武器又一次撞在一起,雷德引以为傲的力量,在这个有漂亮的金色大胡须的矮人骑士面前根本不占上风,相反还被矮个子专攻下三路的诡异战技打的连连后退。

  “吼!”

  “我是阿方索.雷鸣!我是蛮锤之子!天空之翼!”

  这疯子矮人全身缠绕着浓重的酒气,像个十足的狂战士一样疯狂攻击,在打到兴起的时候,干脆从地面上一跃而起,双手紧握着巨大的战锤,狠狠的朝着雷德的脑袋砸了过去。

  “不需要翅膀!我也能翱翔天空!!”

  “砰”

  这势大力沉的一击彻底断绝了雷德想要砍死洛瑟玛的想法,因为在这个疯子矮人的吼叫声中,好几个矮人也效仿他的攻击,从低空掠过的狮鹫上一跃而下,将还在顽抗的2个兽人砸倒在地,如果已经落单的雷德.黑手要是再不走,恐怕,他就没机会走了。

  “啊啊啊!”

  不甘心失败的雷德怒吼着将还想要冲上来的狮鹫骑士阿方索一脚踹飞,他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被矮人们保护起来的洛瑟玛,他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就冲入了背后的森林里。

  “阿方索!你是怎么了?被兽人咬了一口吗?哈哈哈哈”

  狮鹫骑士的领袖,蛮锤矮人的勇士库德兰在同伴们的欢呼声中,挥起一锤,将最后一个倒地的兽人的脑袋砸碎,他朝着自己的好朋友挥了挥手,被雷德踹飞的后者有些狼狈的从地面上爬起来,揉着屁股,骂骂咧咧的走向了自己的同伴。

  蛮锤矮人生性自由,相比他们在卡兹莫丹居住的同族,他们显得更粗野更直率一些。

  而就在鲁莽出击的矮人们欢庆胜利的时候,一个好奇的矮人伸手解下了洛瑟玛腰间的袋子,只看了一眼,就发出了尖叫。

  “快来看!这个娘们一样的精灵砍死了一个巨魔,还割下了他的脑袋!”

  “哦?给我看看!”

  库德兰有些惊讶,他伸手接过同伴递过来的巨魔脑袋,只看了一眼,两只小眼睛就猛地瞪大了。

  “不对!瞧瞧这脑袋上的符咒!这不是普通的巨魔...这最少是个巨魔大祭司!”

  他的目光又落在了那个濒死的精灵身上,一抹尊重在库德兰眼中一闪而逝:

  “看来,我们救了个了不起的大人物,给他治疗,把他带回鹰巢山,这一次,我倒要看看弗斯塔德还怎么处罚我们!”

  蛮锤矮人们野性的生活方式决定了他们并没有牧师,不过取而代之的,在他们的氏族中,有一种已经被大部分矮人放弃的信仰,萨满祭司。

  一名跟随狮鹫骑士的老萨满灌下一大口酒,走到洛瑟玛身边,正准备呼唤流水之灵给这精灵治疗,结果就看到洛瑟玛睁了眼睛,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去...去救我的...同伴!”

  “泰瑞昂...不,去救...泰瑞昂!求,求你们...”

  “嗯?”

  库德兰听到了洛瑟玛的请求,但还没等到他多问,这重伤的精灵在情绪激动之下,又一次晕倒了过去。

  蛮锤狮鹫骑士挠了挠头,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兄弟们,最后,他一挥拳头:

  “阿方索,我最勇猛的兄弟,你跟我去其他地方看看,听这精灵的意思,这里似乎还有其他精灵在战斗,不能让那些绿皮继续嚣张下去了!”

  “其他人,把这脑袋和这勇士精灵一起送回鹰巢山,我们很快就回去!”

  就在狮鹫骑士重新起飞的同一时刻,陷入必死之战的泰瑞昂并不清楚,洛瑟玛已经为他找来了援军,现在的他,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考虑这些。

  他在为生存而战...

  人们总以为出生伴随着巨响,而死亡则是寂静无声,万物都在轰鸣中诞生,但却在缀泣中结束...但让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其实结局,万物的结局,尤其是最疯狂的死斗,才是最洪亮的史诗!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手机看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小说就来http://m.ruixiaoshuo.com/aizelasisiwangguiji/
瑞小说移动版 m.rui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