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小说艾泽拉斯死亡轨迹16.命运的裁决
关灯
护眼
字体:

16.命运的裁决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只剩7支箭了...”

  洛瑟玛撕碎自己的斗篷,坐在黑暗的阴影中,一点一点缠起自己被弓弦撕裂的手指,祖尔金的脑袋被他死死捆在作战的腰带上,看来在他战死或者脱险之前,他是不会将其放下来了。

  “砰”

  干瘪的水囊被背后被扔了过来,洛瑟玛接在手里,将最后一口水喝干,在喉咙被滋润之后,他擦着嘴,看着背后黑暗静谧的森林,似乎每一处都荡漾着震慑人心的危机,他的手指摁在了战弓上,轻声说:

  “最少还有14个兽人在追我们,还有那个只看一眼就知道是高阶战士的兽人督军,喂,看来这一次我们是很难逃出去了。”

  “我知道...”

  在他身后,沉默的泰瑞昂艰难的撕咬着手里的肉干,他背对着洛瑟玛,左手扶在沾染着鲜血的凤凰重剑的剑柄上,在那剑刃旁边,是一具尸首分离的兽人斥候的尸体。

  让两人饱饮的水囊是他身上找到的,泰瑞昂手里泛着怪味的肉干,也是这一次伏杀的战利品。

  “我们的状态对付不了这些追兵。”

  洛瑟玛继续说,却被泰瑞昂伸手打断了,后者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

  “我知道!我知道情况有多么糟糕...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说个不停!”

  他站起身,左手用力,将插在地面的重剑拔出来,向前走出几步,回头看着洛瑟玛:

  “分头走吧,让追兵分散,两个人最少有一个人能活下来...别告诉我,现在的你,连几个兽人杂碎都对付不了。”

  洛瑟玛没有回答,他的手指在战弓表面抚摸着,片刻之后,他回答说:

  “我担忧的是那个兽人督军...他比祖尔金更危险。”

  “他再强也只能同时只能追一个方向。”

  泰瑞昂深吸了一口气,头也不回的摇了摇手,漫步走入了黑暗中:

  “既然已经走到绝境,就把这一切交给命运来决定吧,谁遇到,就是谁的不幸,远行者洛瑟玛,追你好运。”

  “如果你死了!泰瑞昂!”

  洛瑟玛将金红色的凤凰战弓背在身后,从箭囊里抽出一支箭,高声喊到:

  “我会把你做出的功绩和壮举告诉所有人,我会把你的英雄事迹传遍奎尔萨拉斯!我发誓会帮助风行者家族坐稳游侠将军之位,只要我还在奎尔萨拉斯一天,就没能能动摇这准则!”

  他沉默了一秒,反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如果我死了...也请你做同样的事情,顶替我的位置,帮助王子殿下,将奎尔萨拉斯变得更好!”

  走入黑暗中的泰瑞昂停下了脚步,他的肩膀活动着,关于脑海里的记忆,那些错乱的片段在他脑海里反复回荡:

  “别这么绝望,塞隆,也许我们都会活下来呢...最少我知道,你...你的命运,可不在这里。”

  这句熟悉的话让洛瑟玛楞了一下,他摇了摇头,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他回头看着泰瑞昂的背影,他喊到:

  “嘿!泰瑞昂,你这么擅长安慰别人,肯定度过了很多自己安慰自己的日子吧?真可怜...如果能活下来,我请你喝酒!”

  泰瑞昂没有回答,似乎根本没听到那句话,他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洛瑟玛则伸手摸了摸腰间的头颅,也转身跳入了黑暗的森林里。

  命运的齿轮,在这一刻,悄然开始加速,熟知的历史也许会就此改道,多出的一个齿轮也许也会被彻底碾碎,让命运复轨,到目前为止,这故事的结局,还没人知道...

  2个人分散之后不到3分钟,雷德.黑手带着全副武装的兽人斥候从森林中冲了出来,他一眼就看到了那被枭首的斥候,他走上前,半跪在这个死不瞑目的兽人战士身边,伸手帮他将瞪得圆鼓鼓的眼睛合起。

  雷德手臂上的肌肉贲张,他死死的握住了手里的红色战刀,他愤怒的低声吼道:

  “在人类手里吃了一场败仗,现在连羸弱的精灵,都可以肆意羞辱我们了吗?!!”

  “追!用他们的脑袋...祭奠我们的战士!”

  “吼”

  他身后的兽人战士齐声发出怒吼,让黑暗森林的寂静被彻底打破,飞鸟从林中飞起,惊起一地羽毛。

  “他们朝两个方向跑了!”

  另一个斥候在地面翻找之后,对雷德回报到:

  “我们没办法确定祖尔金的脑袋在谁手里。”

  “像狐狸一样狡猾!”

  雷德眼睛闪过一丝愤恨:“那我们也分开...”

  “愚蠢!”

  一声痛斥从雷德身后传来,兽人战士们齐刷刷的让开一条道路,背着脊骨战斧的兽人督军萨鲁法尔从背后的森林里走出来,他走到雷德面前,用一种审视的光芒打量着这个兽人少酋长,他沉声问到:

  “愤怒冲昏了你的头脑吗?雷德...告诉我,你想让我们已经疲惫到极点的战士白白送死吗?”

  “我没有...我只是...”

  “啪”

  雷德的反驳为他赢来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萨鲁法尔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声音骂到:

  “两个联合起来能杀掉祖尔金的精灵,还不足以让你提高警惕吗?普通的战士会是他们的对手吗?你们,去右边...所有人都去!他们还跑不远!”

  “那另一方的...”

  雷德下意识的反问到,然后他就看到萨鲁法尔督军伸手摘下了背后的战斧,转身走向他们的反方向。

  “另一边,我亲自来!”

  “遵命!督军!”

  雷德高喊了一声,抓起自己的战刀,带着残余的兽人冲入林中,洛瑟玛的估计有些不太准确,追击的兽人其实没有他想的那么多,在和戴琳的混战中,残余的兽人都有受伤,再者,祖尔金的尸体也不能就那么扔在森林中。

  跟着雷德冲入森林的兽人大概有8个左右,另一侧追击的,则只有一个兽人萨鲁法尔,看上去,泰瑞昂和洛瑟玛,两个人似乎都有逃脱的希望。

  ———————————————————

  “哗啦,哗啦”

  巨大的翅膀拍打着空气,在巨石之上掀起了一阵阵尘土,伴随着类似于巨鹰的鸣叫,一只庞大而古怪的生物,缓缓的落在了一座沿着山建设的巨型城堡的顶端。

  它有狮子一样的金色鬃毛,还有锋利的爪子和酷似狮子的尾巴,但前半身却是一只目光如电的巨大雄鹰,连带着前爪也和鹰爪差不多,锋利的长喙可以轻易的撕裂敌人的身体,在它身体两侧拍打的翅膀,则可以让这威严而凶猛的巨兽,在空中急速翱翔。

  这是狮鹫...辛特兰处于食物链顶端,最凶猛的野兽之一。

  不过这头狮鹫的脑袋上是有缰绳的,而在它停稳之后,一个穿着皮甲,背着战锤,壮实如铁桶一样的矮个子生物从狮鹫背后一跃而下,他反手就从旁边的筐子里拿出一大块鲜肉,扔给了背后的爱宠。

  在狮鹫喜悦的鸣叫中,这个肌"rou bang"子一样的矮个子快步走下狮鹫栏,朝着下方的城堡冲了过去。

  “库德兰!怎么样,抓住那些巨魔小偷了吗?”

  “我把它们杀光了!一个不留!”

  在进入城堡的时候,穿着卫兵盔甲的同族友好的向他打着招呼,显然,这个矮个子在自己的族群里,地位很高。

  “弗斯塔德,你在不在?”

  矮个子冲入了城堡的会议厅,里面空无一人,他用自己洪亮的大嗓门大喊大叫着,粗壮的声音在会议厅里来回回荡,好几分钟之后,一个穿着长袍,带着红色宝石王冠的矮个子快步走入了会议室里。

  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睿智的眼睛,以及彻底遮住了大半个身体的橘红色胡须,那胡须被编成了辫子的模样,上面还点缀着华丽的金色圆环,最后是他的身高,只有1.60米都不到。

  “怎么了?库德兰?你不是去追偷我们粮食的巨魔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听我说!弗斯塔德,巨魔我已经干掉了,但我在森林里看到了其他的生物...是精灵!是北方那些玩魔法的奎尔萨拉斯精灵!我看的很清楚!”

  背着战锤,像是个武士一样的库德兰大声喊到:

  “绿皮的兽人在我们的森林里追杀他们!就像是人类王国的信使告诉我们的那样,那些兽人丑极了!而且很野蛮!我觉得我们应该去帮那精灵!”

  “但蛮锤矮人还没有决定是否要加入人类和兽人的战争,我的兄弟!”

  狮鹫骑士库德兰的好友,大领主弗斯塔德有些为难的说:

  “我们好不容易才过上了平静的生活,我可不想把兽人引到辛特兰来,这里的巨魔已经足够让人烦的了。”

  库德兰和弗斯塔德都是矮人,这是一群个子矮小,但身体敦实,力量甚至可以兽人比肩的生物,而这两人手臂和脸颊上的青蓝色战纹代表着他们的氏族,他们都属于辛特兰群山中的蛮锤矮人,已经在这里居住了200年。

  “那些兽人刚刚屠杀了卡兹莫丹!弗斯塔德,我们的同胞被他们杀了成千上万!”

  比起需要考虑太多问题的首领,武士们的想法总是很简单,库德兰气呼呼的对弗斯塔德喊到:

  “我们虽然和铜须家分道扬镳,但我们身体里留着的,都是从伟大的卡兹格罗斯那里继承的血脉,如果不是你阻拦,我早就带着狮鹫骑士们去教训那群该死的绿皮了!更何况他们现在还闯入我们的辛特兰!”

  “不能再对他们手软了!弗斯塔德!”

  他狠狠的盯着自己的领主,就差双手抓住他的衣领了:

  “告诉我!弗斯塔德,你身体里涌动的勇气已经消失了吗?!”

  这种对于勇气的讽刺,在矮人的传统里堪称凶狠了,蛮锤大领主弗斯塔德被这种来自朋友的嘲讽气得差点跳起来,他高声回应到:

  “库德兰!你得考虑大陆形式!”

  “我才不考虑什么大陆形式!”

  库德兰自顾自的走向城堡之外:

  “我只知道,奎尔萨拉斯在杀巨魔,我们也在杀巨魔,所以我们和奎尔萨拉斯是朋友!弗斯塔德,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要去试试!”

  “你听我说!库德兰!不要冲动!”

  “我不听!天空从来没教过蛮锤软弱!”

  狮鹫骑士库德兰回过头,狠狠的挥了挥手里的战锤:“没人能在辛特兰挑战蛮锤!巨魔不行,兽人,也不行!!!”

  “阿方索!召集狮鹫骑士!让我们去痛宰兽人!”

  “我们要告诉绿皮!我们和软弱的铜须不一样!我们是...天空的蛮锤!!”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手机看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小说就来http://m.ruixiaoshuo.com/aizelasisiwangguiji/
瑞小说移动版 m.rui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