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小说艾泽拉斯死亡轨迹第一个牺牲者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个牺牲者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黑暗总是秘密最好的温床,在悄无声息的夜色中,总有这样那样的故事在酝酿,在发展,它们中的很多都不为人所知,但你要知道,如果一场残酷的战争即将开始,那么其实就意味着,牺牲者已经出现了。

  时间回到两个小时之前,兽人和巨魔的联军正在攻击防卫空虚的奎尔萨拉斯营地的时候。

  “咳...咳咳”

  在希尔斯布莱德丘陵的黑夜里,一个身影快速的在大地上前进。

  他趴在浴血的奎尔多雷战马上,左手捂在腹部,那里是一道被战斧切开的狰狞伤口,他的右手死死的抓着马缰,伴随着战马的疾行,伤口崩裂之间,一滴滴温热的鲜血从他指尖流下。

  在黑暗之中,他的脸色苍白,在冰冷的夜雨中,他的眼中跳动着一片深入骨髓的不甘与痛苦。

  在狂奔之中,伏在战马上的骑士远远的看到了前方矗立在一条不算宽阔的护城河之后的小城堡,那就是他的目的地。

  “砰”

  在战马靠近护城河的时候,这骑手再也支撑不住了,他的身体倾斜了一刻,翻身就倒在了地面上,在尘土中,那鲜血从手指之间流了出来,而这声响动也引起了驻守城堡的人类士兵的注意,在这个大战将起的特殊时刻,就连这位于奥特兰特王国腹地的城堡,都进入了最严密的防守之中。

  “嘿!你是谁!”

  两名手持长矛,腰跨长剑,穿着破旧的皮甲的士兵打着火把走上前,年纪大一些的那个弯下腰,去看这躺在地面上的人的脸,结果刚弯腰,他的手腕就被地面上的家伙死死抓住。

  那力气根本不像是一个垂死的人。

  “领主!我要...我要见你们的指挥官...快!”

  “啊!是精灵!”

  那老兵吓了一跳,但在火光跳动中,他飞快的看到了这躺在地上的人影那标志性的尖锐耳朵,他急忙将其扶起。

  精灵们在敦霍尔德城堡附近有一座营地,这是附近的人都知道的事情,这些精灵也不如传说中那么骄傲冷漠,实际上,他们经常会将猎到的猎物分给周围的平民,偶尔还会换一些特产,因此他们在这一带很有名。

  不过很可惜,那些精灵似乎很讨厌人类的贵族,这座简陋城堡主人,奥特兰克王国的小贵族,这附近大地的领主布莱克摩尔上尉,也并不喜欢这些总是会惹麻烦的精灵。

  眼看着这精灵身上的伤痕,以及他浴血的姿态,经历过一些小战争的老兵立刻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他将手里的火把塞给了好奇的打量着精灵的新兵,对他沉声说:

  “在这看着他!我去通报队长...对了,给他点水,再去找迦勒底牧师给他治疗下,别等到上尉见他前就让他死了。”

  ———————————————————

  深夜的睡熟被叫醒是一件让人非常恼火的事情,这一点不管是平民还是贵族都一样,不过考虑到现在已经是准战争时期,纵使布莱克摩尔上尉内心憋着一股无名火,也没办法当众斥责负责任的斥候士兵。

  而在十几分钟之后,穿着坚固的红色战甲,身后跟着好几个中尉的布莱克摩尔上尉在城堡简陋的会客室里召见了前来求援的精灵队长。

  也就是刚刚从濒死状态恢复过来的罗格里奥.日怒。

  他是被两个士兵抬上来的,因为他的伤太重了,而且他身边还跟着一个穿着白袍,手里捧着一卷旧经文的年轻牧师,那是敦霍尔克城堡的牧师迦勒底先生,虽然年轻,但却是跟随洛丹伦非常有名望的高阶牧师图拉扬先生学习过的,他脾气很好,而且治疗术精湛,在这城堡里,非常受士兵和下级指挥官的欢迎。

  当然,此地的最高指挥官,有个小贵族头衔的布莱克摩尔上尉,是有属于自己的私人牧师的,贵族们不屑于和平民们挤在一起接受牧师的治疗,这是他们身份的象征。

  “咳咳,所以,精灵,你在半夜里闯入我的城堡,到底想说些什么?”

  人类的上尉抚摸着自己精心修饰过的胡子,在会客厅点燃的明亮的魔法灯的照耀下,他用一种漠然的目光看着眼前躺在担架上的精灵,虽然表情带着一抹非常有距离感的关心,但在褐色的眼睛深处,却流露出一种隐藏的快意。

  作为管理此地的小领主,他对于这些从不服从他命令,甚至对他的权威不屑一顾的精灵,已经忍受到了极致。

  亲眼看着他们遭受折磨,这足以让人打消夜晚被唤醒的郁闷了。

  而面对布莱克摩尔上尉的询问,罗格里奥强撑起身体,艰难的说:

  “兽人!兽人攻击了我们,数目很多,距离你的城堡很近...人类的指挥官,请救救我们的同胞...”

  “什么?兽人?在希尔斯布莱德丘陵?!”

  这个意外的消息让心情不错的上尉立刻握紧了拳头,作为奥特兰克王国的小领主,虽然在大贵族面前不值一提,但他也有自己的消息渠道,而且在5年前,在他的领地之内,他还亲眼看到过一场兽人之间的内斗,那种凶残的场面,让这位小领主到现在想起来都有些后怕。

  而在他身后的几名中尉们听到这个消息也开始窃窃私语,显然,他们也紧张了起来。

  布莱克摩尔上尉紧盯着罗格里奥的脸,试图想要从他的表情里分辨出一些东西,几秒钟之后,他厉声喝道: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20分钟...之前,兽人和巨魔,阿曼尼巨魔...他们联合了,从阿拉希的方向潜入,趁着夜色攻击了我们,数目很多,最少...最少有120人!”

  罗格里奥忍受着腹部传来的撕裂般的痛苦,他艰难的说到:

  “他们全副武装,正在四处追捕逃亡的游侠...很快,很快他们就会靠近这里...我是...我是来示警的...”

  罗格里奥是个真正的老游侠,若非出身平民,他估计早就和泰瑞昂一样成为了一名统帅者,他今年已经450岁了,他经历过很多战争,见识过很多人,布莱克摩尔眼中的不信任与恶意瞒不过他,这位游侠干脆将事实夸大了一点点,他和他的兄弟们需要来自敦霍尔克城堡的支援!

  虽然他自己也知道,就算倾尽这座城堡里可怜的数百名人类步兵和少数的骑士,在夜色里基本没可能击退兽人,但如果他们肯支援,营地最少能撑到泰瑞昂队长返回,到时候两方合一,拿到胜利的希望很大!

  退一万步说,只要布莱克摩尔少尉肯出兵,在这距离营地只有不到30分钟的距离上,同样会让夜袭的兽人感觉到压力,这一样能减轻营地里的压力。

  “德拉克少尉!”

  布莱克摩尔思考了十几秒钟,他拍了拍桌子,大声喊到:“你带着斥候小队以最快的速度去那营地侦查!”

  “是!”

  一名穿着蓝色步兵盔甲的高大健壮的光头指挥官大声回答了一下,迈步就走了出去。

  布莱克摩尔上尉的行动让罗格里奥在这一刻似乎看到了希望,他强撑起身体,真诚的说:

  “感谢您的帮助,上尉,你将得到奎尔萨拉斯远行者最真挚的友谊...”

  “是的,我很愿意帮助精灵们。”

  布莱克摩尔笑着点了点头,他眯起了眼睛,然后话锋一转:“但为了我的士兵们着想,我必须等到斥候传回确切的消息之后才能行动...”

  罗格里奥的表情僵在了脸上,以人类斥候的速度来算,这一来一回,最少得40分钟...

  “我们撑不了那么久,营地里还关押着一位对于北疆战局非常重要的囚犯!上尉!一旦营地失守,那囚犯逃走,兽人和巨魔将彻底联合在一起,这将打破北疆的局势!这责任!你背不起!!”

  精灵游侠被人类上尉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彻底激怒了,他感觉自己被愚弄了,但下一刻,布莱克摩尔也拍着桌子喊到:

  “如果你们营地肩负着那么重要的任务,那你们在刚来这里的时候,就应该告诉我,而不是在你们遭受攻击,快要全军覆没的时候,才来求救!我这里是奥特兰克重要的战略要地,我肩负着佩瑞诺德国王下达的战略使命,尤其是在事关兽人的事情上,我必须谨慎!”

  他打断了罗格里奥的威胁,他的眼神转了转,手指轻轻一动。

  “我们的精灵客人累了,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吧。”

  而面对上尉的强词夺理,精灵游侠气愤之间,高声喊到:

  “我们驻守在这里的原因,早就通报给你了你们的国王,如果你不知道,只能证明你的国王并不信任...砰”

  守卫在门口的另一名中尉立刻走上前,粗暴的一拳砸在了罗格里奥的后脑勺上,受伤颇重的精灵游侠话还没说完,眼睛一翻就此晕倒。

  “这是在做什么?他不是我们的敌人!”

  年轻的迦勒底牧师看到这一幕,下意识的尖叫了起来,但下一刻,他就被上尉的几名卫兵摁在了原地,人类上尉抚摸着自己的胡须,他眯起眼睛看着地面上的罗格里奥,最终,一抹杀意在他眼中一闪而逝。

  “斯卡洛克中尉,带我们的精灵朋友下去休息吧,他看上去累坏了,要叮嘱他照顾好身体,希尔斯布莱德丘陵的气候,可不怎么适合他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家伙...”

  在“照顾”这个词上加重了声音,代表着上尉的某种恶毒的想法,而那穿着白色盔甲的中尉脚步停滞了一下,然后他伸手抓起罗格里奥的身体,扛在肩膀上,头也不回的走入了夜色里。

  “至于你,迦勒底牧师。”

  布莱克摩尔上尉的目光又落在了被士兵们摁住的年轻牧师身上,他打量着这个脾气很好的牧师,他慢里斯条的拿起了手边的指挥刀,他站起身,示意士兵们放开这位牧师先生。

  他走上前,伸手替迦勒底牧师拍了拍长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他压低了声音说:

  “可怜的罗格里奥先生就交给你照顾了,你是敦霍尔德城堡最好的牧师,而他是我的贵客,代表着奥特兰克王国和奎尔萨拉斯精灵的友谊,一旦他出了什么问题,这个责任...将由你来承担,明白了吗?”

  年轻的牧师虽然并没有经历过贵族们龌龊的斗争,但他最少听说过这位城堡指挥官的某些阴狠的特质,尤其是在每一天看到他手持长鞭,无情的鞭挞那些关在地牢里的异族角斗士的时候,牧师都会吓得全身发抖。

  他只是个洛丹伦王国一个普通的年轻人,受到了圣光感召而来到这里,想要为人类王国尽一份力量,他从没想过自己会遭遇到这样的事情,在他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的小教堂里的时候,他看到了躺在教堂冰冷地面上的游侠,在黑暗中,他一动不动。

  “罗格...罗格里奥先生,你...你还好吗?”

  没有人回答,一切都安静的让人内心发毛。

  迦勒底牧师手里死死抓着自己的念珠,他不敢走入那似乎要吞噬一切的阴影里,但最终,他来到了游侠队长身边,他伸出手,颤颤巍巍的摸在了罗格里奥的脖子上,在那已经变的冰冷的皮肤上,虚弱的脉搏已经彻底停止,而这个赶来求援的无畏游侠,也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失去了呼吸。

  “啪”

  迦勒底牧师全身颤抖的摔倒在地面上,手脚并用的想要离眼前的尸体更远一些,似乎要远离自己的噩梦之源,他就像是畏惧黑暗的小孩子一样,死死的蜷缩在小教堂的角落里。

  他嘴里默念着圣光的经文,似乎要用这种方式强迫自己遗忘今晚的一切,但在眼前那具尸体的映衬下,那神圣的经文,再也无法再给他抵御黑暗的力量。

  在这黑夜之中,一个人生,一个人死,而冰冷的黑暗,最终会将两个人,彻底吞没...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手机看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小说就来http://m.ruixiaoshuo.com/aizelasisiwangguiji/
瑞小说移动版 m.rui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