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小说艾泽拉斯死亡轨迹7.幼龙捕手
关灯
护眼
字体:

7.幼龙捕手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嗖”

  就在戴琳和他的儿子从船舱中爬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洛瑟玛的破甲箭从战弓上激射而出,箭矢上的附魔闪耀微光,刺破晦暗的空气,就像是一道白色的闪电,红衣游侠的弓弦在空中快速颤抖,这一击力量极大,甚至带出了呼啸的破风声。

  在戴琳睁大的眼睛中,那呼啸而出的破甲箭精准的击中了目标,就是那骑在幼龙背后的兽人,在风里的箭头刺入他的身体的同时,巨大的力量推动着箭杆继续向前,洞穿了他的心脏,最后在胸口破开了一个恐怖的血肉孔洞。

  兽人挥起的长鞭还悬停在空中,他愤怒的面孔依然狰狞,就像是下一刻依然能发出怒吼一样。

  但伴随着幼龙身体的摇晃,那失去生命的尸体最终还是从座鞍上摔了下来,如一块石头一样,摔入了冰冷的海水中。

  它溅起的水花和其他尸体砸入水中的水花没什么不同,这个具有远大理想,而且距离理想实现只差那么一小步的兽人就这么死了,死在一只从背后射出的暗杀之箭上,死的干脆利落,甚至连最后的遗言都没有。

  “呋”

  从水中探出头的泰瑞昂和靠在甲板桅杆上的洛瑟玛同时舒了口气,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但这场冒险却比任何持久的战斗都要来的凶险,因为稍有不慎,可能就是全盘皆输,甚至连自己都赔进去的下场。

  但他们最终胜利了,不过对于这个战果,并非所有人都满意。

  “那头龙要跑了!它杀了我们这么多人,不能让它跑掉!”

  从船舱里跑出来的德雷克王子指着天空中调转方向的幼龙,焦急的对洛瑟玛喊到:

  “游侠!快把它射下来!”

  洛瑟玛摇了摇头,普通的箭矢根本没办法洞穿巨龙的鳞片,而那种足以洞穿龙鳞的箭矢,也不是时刻都会携带的。

  眼看着洛瑟玛无能为力,德雷克咬着牙,他并非颐气指使的王子,在别人无法帮忙的时候,他更习惯于自己动手,他转身就冲向了摆在甲板上最大口径的火炮。

  虽然贵为王子,但他从小就是在戴琳的严苛要求下成长起来的,他是库尔提拉斯海军的少校,完全没有凭借父亲的威名,是在和那些纵横大海的恶毒海盗们实打实的战斗中晋升起来的。

  娴熟的装入炮弹,瞄准,在幼龙拍打着翅膀飞入天空的那一刻,火炮轰然鸣响,让这艘快要散架的船都摇晃了一下。

  而就在火热的炮弹冲出炮膛的那一刻...

  “唔,这水真恶心...”

  泰瑞昂从水中伸出脑袋,厌恶的看了一眼身边漂浮的兽人尸体,他抬起头,就看到洛瑟玛朝他伸出的手,那左手的拇指已经是鲜血淋漓,看上去,为了射出那必杀一箭,他连护手都没带。

  “你还真够拼命的!”

  泰瑞昂小声说了一句,抓住洛瑟玛的手,从水里爬上了甲板,他扭过头看到德雷克射出的那枚炮弹,那实心弹在海风中划出一条抛飞的轨迹,几乎是擦着幼龙的翅膀飞了出去。

  “啧啧,真遗憾...”

  泰瑞昂低声对脸色平静,正包裹伤口的洛瑟玛说:“就差那一点点...”

  “砰”

  眼看着自己放跑了猎物,德雷克王子失望的一拳砸在旁边的船舷上,他沮丧,焦躁,抓着自己的脑袋,这也许是他经历过的最惨痛的失败,三艘战舰葬身在了这突如其来的幼龙的攻势中,高傲的王子无法忍受这场屠杀的凶手就这么逃跑。

  “儿子,你绝望了吗?”

  冷眼旁观的戴琳拄着一把长剑,摇摇晃晃的站起身,他朝着两位精灵点了点头,非常符合国王的姿态,他站在火炮后方,看着天空中摇摇晃晃,即将飞出射程的幼龙,他的手放在了儿子的肩膀上:

  “为我装弹,德雷克...都到这一步了,怎么能允许它逃走!用链弹!”

  “是!父亲!”

  德雷克王子脱下身上破破烂烂的海军服,用它飞快的清理炮膛,将一枚链球弹放入炮口,由海军上将,由一位国王陛下亲自操炮,满脸黑灰的大骑士们在一旁辅助。

  看着人类的忙碌,泰瑞昂微微摇头,他看着那越飞越远的龙,他轻声说:

  “打不中的...太远了。”

  “装药!再装药!这是矮人大师手制的火炮,它足以承受过量的冲击,加3倍!”

  海军上将手持点燃的火把,在填装,瞄准完毕之后,他扭头看着身边的两个精灵游侠,尤其是泰瑞昂,他用沙哑的声音笑了笑:

  “游侠,不要那么悲观,要相信奇迹...那么,作为被拯救的回报,我们普罗德摩尔家族,将在贵客面前,表演一次屠龙的壮举!”

  “轰”

  在南海镇海面上的风暴即将成型的这一刻,三倍加药的火炮在这一刻“跳”了起来,距离炸膛似乎只剩下了一步之遥,而那被烧红炮弹包裹着赤红色的火焰飞出炮膛,被多加到了极其危险计量的火药在这一刻迸发出了极致的威力。

  在泰瑞昂的注视中,那圆形的链球弹在空中飞舞,上升到最高点的时候,猛地从中央分开,呼啸着破开海风,就像是巨魔们用来捕猎的,飞速旋转的飞石一样,精准的砸在了那自由的幼龙的翅膀上,然后在动能的操纵下,飞快的旋转,收紧!

  灼热的链条缠绕在血肉上,隔着好远,都能看到破碎的鳞片和龙血四溅开,这精准的炮击外加一点点运气,最终扼杀了这幼龙最后一丝逃亡的机会!

  “嗷嗷嗷”

  伴随着痛苦的惨叫,那幼龙艰难的在空中拍打着双翼,但已经被束缚起来的左翼根本无法展开,最终它只能在无力的哀嚎中,的如同坠落的陨石一样,在空中打着转砸向后方的海面。

  “我们成功了!父亲!你做到了!”

  德雷克兴奋的挥舞着双手,向他的父亲表示祝贺,而在同一刻,泰瑞昂和洛瑟玛两个游侠清楚的看到了那幼龙砸下来的轨迹,他们面色剧变,不由分说的伸出手一人抓住一个幸存者,转身就跳入了后方的海中。

  其他船上的幸存者也不是笨蛋,所有人都在这一刻拼了命的冲入海里,距离那幼龙的落点越远越好。

  5秒钟之后,那从天空坠下的巨龙砸在距离第一艘船不到15码远的海面上,此时的海面已经被即将到来的风暴卷的呼啸起来,这一波强烈的碰撞更是直接掀起了近5米高的巨浪,轻而易举的将已经残破不堪的船只卷入其中,就像是真正的大潮一样,高高抛起,然后狠狠砸下!

  “轰”

  在水中疯狂前进的泰瑞昂感觉到背后就像是被一只巨手推动着压向冰冷的海底,在那一瞬间,天旋地转,他只能死死的抓住手边戴琳上将的手臂,保证两个人不会分开,在这种海浪中,以戴琳目前虚弱的情况,一旦被分开...就绝对是必死的结局。

  疯狂的天旋地转之后,泰瑞昂在水中睁开了双眼,他看着身边挣扎的戴琳,伸出手将他的身体固定着,摇晃着双腿,就要冲向海面,但却被戴琳强行阻止,海军上将推动着泰瑞昂的手臂,他的另一只手指向泰瑞昂身后。

  精灵游侠回头看去,在那里,昏迷过去的德里克王子的身体正一点点滑向海底。

  戴琳的意思很明显了,放弃他,去救他的儿子。

  在这种生死时刻,眼前这中年人并不是以国王的身份,而是以父亲的身份做出了恳求。

  但泰瑞昂对他摇了摇头...

  在脑海中残存的记忆碎片里,戴琳不会死在第二次兽人大战之中,就像是泰瑞昂说的,他的命运不在这里,至于他的儿子,很遗憾,也许勇敢的王子就是在这场海战中丧生的,而且两个人距离太远了,在这种汹涌的海潮中,就算泰瑞昂现在放弃戴琳,也不一定能救下德雷克。

  “这就是命运,无法更改的命运...”

  泰瑞昂强行抱着海军上将冲向海面,就算是以最冷酷最理性的角度来说,救下一个国王,也远比救下一个王子更有价值。

  但就在他冲入海面之前的那一刻,他猛的回过头,就看到一抹红色的身影飞快的冲向德雷克,那是塞隆...

  泰瑞昂看着洛瑟玛将德雷克抱起,冲向海面,他的眼睛在这一刻眯了起来...

  命运...被改变了?

  “噗”

  两个人冲出海面,泰瑞昂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抬起头就看到冒着风暴冲入战区的加文拉德将军和那些无畏的水兵,暴风城的将军朝着两个人扔出渔网,将他们拖到船上,而戴琳挣扎着坐起身,在看到洛瑟玛和德雷克被救到另一艘船上的时候,他才猛地舒了口气。

  直到这时候,这身受重伤的战士国王才感觉了全身上下传来的那种虚弱无力,他咬着牙,忍受着眼前变黑的世界,在昏迷之前,这位国王死死的抓住了泰瑞昂的手臂,他沉声说:

  “感谢你,游侠,你和你的朋友救了我们父子2次...现在,库尔提拉斯...欠你们2个人情了!”

  “嗷嗷嗷”

  在远方风暴将至的海面上,幼龙的惨叫声让泰瑞昂忍不住回头看了看,人类的幸存者们被救上木筏,还有些士兵将锁链缠在那幼龙身体上,似乎想把它拖回南海镇。

  在远方的天际,风暴的酝酿,已经到达了最后的阶段。

  4个小时之后,在南海镇外,一场离别正在进行。

  并不算大的风暴正在肆虐,但是在镇子的码头上,还有些士兵在偷偷摸摸的给一头巨兽喂食。

  是那头受伤的幼龙,它也被加文拉德将军在风暴降临之前拖了回来,要作为战利品送到洛丹伦。

  红色的鳞片已经在战斗中被弄得坑坑洼洼,海军上将的最后一击将它左翼的翅膀几乎整个撕开,而现在,它被用粗壮的锁链死死锁在码头上,大半个身体都浸在水里,它似乎和人类达成了某些约定,从狂暴变得虚弱,也不再想着逃跑了。

  面对士兵扔进水里的肉,它多少有些提不起兴致,但这改变不了士兵的热情。

  作为一个知晓一切的隐形先知,泰瑞昂对于那头幼龙提不起太大的兴趣,他翻身骑上自己的奎尔多雷战马,在他身后,70名精灵游侠已经准备好离开。

  “我留了30人在这里守卫我们的同胞...”

  泰瑞昂居高临下的看着洛瑟玛,他轻声说:

  “我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到了,但愿你别让我失望,塞隆...”

  洛瑟玛将拳头放在胸前,轻声说:

  “以我家族的名义起誓,我会做到的!一路顺风,泰瑞昂!”

  “也许下一次再见,我就该称呼你为领主大人了。”

  泰瑞昂和洛瑟玛开了个小小的玩笑,在这一战之后,两个人尴尬的交情稍有改变,最少已经不再是陌路了。

  “我该走了,午夜的时候应该能回到营地...记住我说的,洛瑟玛,如果有可能,把它转告给你的王子,人类和兽人的战争,少参与一些,那对奎尔萨拉斯一点好处都没有!”

  说完,泰瑞昂跳转马头,在一声战马的嘶鸣中,70名游侠踏上了归程。

  洛瑟玛站在原地,目送着泰瑞昂离开,他内心对于这个号称游侠将军最优秀的学生还是有些复杂的,不仅仅是因为当初在游侠学院里,泰瑞昂处处压他一头,更重要的是,经过这一次事件之后,洛瑟玛敏锐的感觉到,泰瑞昂这个表面上看上去非常自私的家伙...似乎对于命运,有着超乎寻常的执着。

  “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洛瑟玛摇了摇头,转身走回南海镇的旅店,他要休息了,而就在他踏入旅店的那一刻,被泰瑞昂留下的游侠队长塞伦特满脸焦急的找到了洛瑟玛。

  他抓着洛瑟玛的手臂,将他拉到了镇子之外,那里有一个大坑,里面都是被士兵们扔过来的兽人尸体。

  对于这些该死的侵略者,甚至没有人愿意给他们一个最后的安宁之所。

  “看这里!洛瑟玛队长...”

  塞伦特不顾那恶心的血污,跳入那尸体堆里,指着一个明显和其他兽人不一样的家伙大声喊到:

  “人类的水兵在岸边找到了他...是巨魔,是混在那些兽人运兵船里的巨魔!我检查过他的刺青,这是阿曼尼!”

  “阿曼尼?!他们怎么会出现在兽人军队里?!这些野兽难道和兽人联合了?”

  洛瑟玛的眼睛也在这一刻瞪大了,而下一刻,他就联想到了更危险的事情,他的目光猛的转向东北方:

  “糟糕!泰瑞昂的营地!!!”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手机看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小说就来http://m.ruixiaoshuo.com/aizelasisiwangguiji/
瑞小说移动版 m.ruixiaoshuo.com